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60集)

将夜第36集剧情莫山山险些向宁缺表爱意桑桑点亮手指成光明之子

  莫山山(袁冰妍饰)一直低头写字,酌之华过来询问莫山山为什么要那么离开?在酌之华看来宁缺(陈飞宇饰)这些日子一直都是帮助他们的,尤其是今天,如果不是宁缺的话她们也不可能全身而退。莫山山却声称那天那些马贼都是因为宁缺而来的,今天的局面也是他一手造成,他出面也是理所当然,没有必要客气。酌之华解释自己不是要莫山山感谢宁缺,而是因为自从莫山山见到鸡汤帖就一直临摹,对宁缺的爱意也早就看在眼里,现如今见到宁缺正好可以有机会的,没有想到她却那么离开了,莫山山不愿意再说这些赶走了酌之华。

  当酌之华离开以后,莫山山就一直想着宁缺说过的话,同时又拿着鸡汤帖读了一遍,此时才惊讶的发现上面写着桑桑(宋伊人饰)的名字,揣测这个桑桑究竟是谁。

  酌之华给宁缺拿来他的行礼,传达莫山山的话让宁缺离开,并教训宁缺一直骗着莫山山,也难怪她会生气。宁缺无奈拿着行李准备离开,酌之华又叫住了宁缺,笑言其实莫山山一直在等着他,只要他能真心诚意的道歉,莫山山一定会原谅他的,宁缺这才去找了莫山山。

  宁缺看到莫山山在临摹,称赞她用的纸非常好,这种纸也只有在皇帝的御书房里见过。莫山山起身微笑看着宁缺将笔递给他,希望宁缺能随便写点什么都行,宁缺这才拿笔写字,莫山山看着宁缺凝神写字,忽然说出了“我喜欢你….”宁缺惊讶抬头看着莫山山,莫山山又补充了两个字“..的字”,宁缺复又低头写字,心里也略感安稳些。

  莫山山给宁缺添加了蜡烛,默默的看着他,从心里想着自己非常喜欢他,喜欢看他写字的样子。宁缺看着莫山山的背影心里也忍不住动情,声称自己从未想过会遇到这样一个女孩,和她相处的每一分钟似乎都是在世界的尽头,宁缺也希望桑桑能喜欢莫山山。莫山山手里拨弄蜡烛,心里期望宁缺也能为自己写上一张小便签。

  卫光明(倪大红饰)让桑桑感知昊天神辉,桑桑询问卫光明需要多久才能感知到,卫光明声称自己是昊天光明使者,可是感知昊天神辉就用了十年时间。岂料,桑桑一伸出手指就看到了光芒,卫光明激动不已,当即跪在门口向昊天行大礼,呼喊昊天永存。

  宁缺要去荒原的地方,并坦言自己去哪里是要寻找一样东西,莫山山也告诉宁缺自己也要去寻找东西,二人心照不宣,知道他们要找的是一样东西,莫山山主动提出和宁缺一起去,宁缺心里欢喜,立刻同意了。

  桑桑正在打扫卫生准备关门的时候,李珲圆推开门就进来,对桑桑行为不轨。桑桑要把李珲圆赶走,李珲圆却声称自己能看得上桑桑是她的福气,也不是桑桑长的有多漂亮,而是他想碰谁就碰谁,没有想到上次碰了一下桑桑就被宁缺掐了脖子,心有不甘而已。李珲圆冲过去欲抱桑桑,却不料抱到的是卫光明,卫光明一出手间就吓退了李珲圆。桑桑一把抱住了卫光明,感谢他的救助,卫光明安抚桑桑声称以后再也没有人能欺负她,不是自己有多厉害,而是桑桑就是光明之子,是未来光明神殿的大神官,桑桑虽然听不懂这些,但是觉得卫光明在身边真的很安心,除了少爷她最喜欢的人就是卫光明了。

  莫山山询问宁缺怎么打败隆庆(孙祖君饰)的,宁缺笑言是自己的运气好,这句话让莫山山忍不住笑了,笑言以后是不是都不需要修行了,只要靠运气就够了。宁缺调侃如果自己进入到了知命境界的话,一定会把隆庆的脸气绿的,莫山山也笑言到时候陆晨伽一定脸更绿,二人哈哈大笑。莫山山就讲起了三痴给宁缺听,在莫山山看来叶红鱼(孟子义饰)是最有能力的人,也是早就可以进入知命的人,但是却就是不肯跨过那道门槛,宁缺笑言叶红鱼不该叫道痴而是叫真痴。此时,突然有一个荒人出现用弓箭指向二人,宁缺慌忙解释自己没有恶意。

  荒人知道宁缺和莫山山是唐人就带回了自己的住处,在这里见到了荒人的儿子,年纪轻轻的就说自己明年就成年了,然后就可以成亲了,还热情的让宁缺二人住下来,二人也都很喜欢这对母子。

  桑桑躺在床上,不停的点亮自己的手指,照亮房间,自言自语的向宁缺汇报现在的情况,并且声称现在除了少爷还有人可以保护自己,但同时也希望少爷不要因此吃醋,因为在她的心里少爷始终都是最重要的。

  莫山山和宁缺第一次发生了辩论,宁缺桀骜不驯,对荒人也充满了友爱。莫山山却因为之前受到的教育和西陵典籍上记录的冥王传说,认定了魔宗的人就不是好人,魔王终究要来统领世界,让世界变成黑暗,永夜将至到时候没有一个人可以幸免于难,所以要拼尽全力的去阻止这件事。宁缺反而认为没有人真正的见过冥王,也不知道当年的事情,昊天就一定是对的吗?而冥王传说在他看来更像是一个完美的借口。

  此时,西陵裁决司的执事,已经以昊天的名义裁决了两个收留宁缺的荒人母子。宁缺和莫山山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,甚至来不及和他们说话,见此情景的宁缺大怒,斥责二人即便是昊天本人也无权杀了这对母子,愤怒的宁缺和裁决司的执事动手,莫山山也出手帮助宁缺对付执事,但是最终逃走了一人。

  宁缺悲痛的看着孩子,感慨明年他就可以成人了,明年就可以娶妻生子了,可是却就这样不在了。宁缺抱着孩子放置到他母亲身旁,强忍着泪水不掉下来,此时愤怒充斥着宁缺的心中,莫山山看着这对母子心里也是万分难过,二人悄悄退出荒人的住处离开了。

  道路越来越滑了,根本无法骑马,宁缺和莫山山只好把马放在了山路上。宁缺突然非常想念桑桑,也告诉莫山山桑桑和自己的关系,馋了桑桑做的葱花面。

  莫山山根据地图和宁缺一直寻找魔宗山门的位置,可是地图上并未标出魔宗山门的准确位置,莫山山开始担心一个个山头找过去的话二人带的干粮该不够用了。莫山山告诉宁缺现在虽然已经休战,可是各门各派都没有离开的意思,这就说明这次的大战都不是目的,真正的目的都是天书。

  宁缺对着山巅大喊,自己就是对抗命运的,穿越无数巅峰的逆天之人,莫山山笑看宁缺,欣赏之情尽收眼底。

  唐和唐小棠突然发现有人来了,唐小棠慌忙前去查看,却发现是隆庆。唐小棠质问隆庆来这里做什么,隆庆回头看向唐小棠鄙视她怀中居然抱着兔子,唐小棠厉声告诉隆庆,这个是雪狼不是兔子。隆庆斥责唐小棠就是魔宗余孽,本来不屑杀她这样的女人,唐小棠看出隆庆的不屑两人大打出手,隆庆却并未能收伏唐小棠,叶红鱼及时现身,唐小棠掉头离开,还骂叶红鱼是一个疯婆子,并且也告诉隆庆下次再见也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他了。

  叶红鱼奉劝隆庆好好回去做皇子比较好,隆庆却认为自己已经看到了那个门槛,等突破了知命就一定向叶红鱼发起挑战。叶红鱼鄙视的看着隆庆,声称他这辈子都只能跟在自己后面,在登上二层楼之前就看到了那个门槛,可是至今都没有跨过去,宁缺就是他心头的一根刺,现在又多了唐小棠这根刺,想要突破就更加的难了,随后扬长而去,隆庆气的咬牙切齿。

  宁缺用了一道火符给莫山山,让她贴在腰间取暖,莫山山劝说宁缺以后不要这样了,太浪费了。宁缺却笑言这都不算什么,他们家的桑桑体质虚寒,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火符了,莫山山发现宁缺总是不经意间的就提到了桑桑。本文系剧情吧原创,未经许可请勿转载!转载许可